全球能源治理视角下电力企业高质量发展战略路径的理论研究与实践

一、背景及意义

(一)全球能源治理出现重大新变化

当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能源治理发生新的重大变化。 受疫情影响,全球多数国家脆弱的复苏进程将被打断。 中期来看,超低增长甚至负增长可能成为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常态。 技术民族主义和市场保护主义交织在一起。 两者相辅相成,成为大国政治经济竞争的重要范式。 总体来看,全球化和全球治理进程已经开始偏离原有轨道。 国家间政治驱动的区域化和多边合作机制逐渐成为主流。 “局部、多点”的社会经济动荡将拖累世界经济的稳定复苏。 经济正逐渐进入增长不确定的时代。 技术民族主义和世界市场保护主义将成为阻碍全球化进程的一对机制。 全球化进程将发生结构性变化,区域主义和多边合作机制将超越传统的全球范式。

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全球能源治理面临挑战。 能源消费市场正在向新兴市场国家和亚洲国家转移。 能源开发技术的突破和页岩油气资源的开发,改变了能源供给侧的力量对比。 随着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各国纷纷出台政策,减少对传统能源的依赖。 措施。 但与这一现实不相符的是,现行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未能充分体现发展中国家力量的崛起。 全球能源治理进展与国际社会要求存在巨大差距。 当前全球能源治理面临的挑战包括:治理碎片化严重导致传统能源治理机制低效甚至失灵、大国公共产品缺位、全球能源格局出现新矛盾等。

面对全球能源治理环境新变化,全球能源治理建设面临新的机遇期。 当前全球治理的功能缺口需要新的制度建设。 大国希望参与、贡献、引领全球新治理的发展。 即使国家外交博弈陷入胶着,我国能源安全仍应注重全球能源治理的保障和推动作用,坚持在全球治理框架内保障能源安全,增强中国话语权,发展能源投资和贸易等,通过参与,贡献和引领全球能源治理,共同构建能源领域人类命运共同体。 从实践角度看,全球能源治理需要从市场供需、能源依赖、能源政治、环境治理、企业制度、社会组织、国际技术合作等方面制约能源领域的无序发展。 因此,有必要从全球能源治理的角度厘清大国竞争评价体系,厘清各主体围绕能源展开的地缘政治、政治、军事、经济、金融博弈,以及资源技术、可持续资源等。使用和分配以及价格。 稳定等领域的协调。

(二)我国多重战略目标对能源行业提出更高要求

能源与经济、环境等经济社会重大变量密切相关。 当前,我国多重战略目标对能源产业提出了更高要求。 能源通过供应安全、能源成本和产业发展与经济密切互动; 能源开发利用与环境相互作用、相互制约; 环境承载力将直接限制经济发展空间。 经济、能源、环境是相互支持、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的密切关系。 在特定的经济社会条件下,能源系统在协调安全、经济、清洁三大要求方面达到一定的动态平衡点。 能源系统作为经济社会运行的基本动力,整体上与经济、环境形成相互服务、相互制约的关系,使经济和社会在一定的动态平衡点下达到一定的动态平衡点。三者的影响。 从政策部署看,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和“双碳”目标对经济、能源、环境协调发展的要求越来越高,对能源安全、经济、清洁的总体要求提高。

因此,在当前新发展格局等国家多重战略目标下,能源需要统筹构建新发展格局、建设新电力体系、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的重大新要求和战略目标。 能源在服务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整体功能扩展,要求提高。

(三)电力企业在推动行业和全社会高质量发展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电力工业是新形势下能源工业在大国竞争中发挥支撑作用的重要领域。 电能是清洁、高效、便捷的二次能源。 电力是能源清洁低碳转型的重点领域。 发电是开发利用新能源的主要方式。 为了替代最终使用的化石能源消耗,电力是主要选择。 推动能源技术创新和产业培育,电力为优势领域。 随着“双碳”进程的加速和能源转型的深入,传统电力系统正在向清洁低碳、安全可控、灵活高效、开放互动、智能互联的新型电力系统演进。友好的。 其技术基础、运行机制、功能形态都将发生深刻变化,电力系统也将面临前所未有的转型升级压力。 党的十八大后,面对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和国际能源发展新趋势,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革命一合作”新能源安全战略从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全局出发,明确能源工作的总体要求和战略指引。 从经济发展规律看,电力在经济发展和生产过程中的渗透率不断提高,与经济的耦合关系进一步加深。 电力作为数字基础设施的必要条件,未来将成为“基础设施的基础设施”。 电力工业在支撑能源工业大国竞争中的重要性将进一步提升。

我国电力行业应对后疫情时代国际贸易环境变化具有先发优势。 电力工业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具有国际先发优势的高端工业领域之一。 能源领域国际合作为我国高水平对外开放提供新空间。 我国在风电、太阳能、特高压、电动汽车、储能等产业技术领先、独立程度高、规模大,走在世界前列。 在国际贸易中具有明显的优势地位。 同时,我国电力技术装备在绿色“一带一路”倡议的带动下拥有广阔的市场。 全球绿色投资缺口已达28万亿美元,其中57%位于亚太地区。 预计2016年至2030年亚太地区能源领域投资需求将达12万亿美元,沿线国家建设质量高、韧性高、成本合理、满足需求巨大绿色能源电力基础设施。

2、电力企业高质量发展战略路径优化理论与评价体系

(1)适合电力企业的战略路径优化策略的理论框架

这一成果形成了“新发展格局下大国竞争评价体系——支持大国竞争的能源功能定位——‘六位一体’高水平”等涵盖“国际-产业-企业”三个层次。电力企业质量发展评价体系》电力企业战略路径优化策略维度理论框架

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_能源治理/

图1 适合电力企业的战略路径优化策略理论框架

(二)新发展格局下大国竞争评价分析

该成果建立了“新发展格局下大国竞争评价体系”(图2),采用问卷评价与数据指标评价相结合的方式,评价各国在全球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实际国际领导力和未来领导力。生态文明转型。 综合评价绩效。

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

图2 新发展格局下大国竞争评价体系

指标体系主要分为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是维度层次,即政治、经济、科技、社会四个维度。 第二个层次是各评价维度下的主要领域。 政治维度包括安全治理、政治盟友、机制建设三个方面。 经济维度包括经济治理和市场机制两个方面。 技术维度包括技术发展和评价标准两个方面。 其中,社会维度包括环境责任和社会治理两个方面。 调查对象主要包括生态环境部、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与国际合作中心、国家电网能源研究院、中华环境保护联合会、上海社科院、上海油气交易中心以及Agora能源转型论坛、绿色和平等国际非政府组织能源研究部门的专家对中国、美国等8个国家的表现进行打分评估、日本、英国、德国、法国、俄罗斯、印度参与全球能源治理。 具体评价结果如下表2所示。

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

(三)支撑大国竞争的能源功能定位变化分析

在新发展格局和双碳目标下,能源在服务经济大局中的作用和重要性大幅提升。 主要体现在以下六个方面,可概括为:保安全、扩内需、增动力、畅通流通、扩大开放、促进绿色。

第一,能源是保障安全的核心支撑。 能源作为基础生产要素、基础设施和产业链上游,为经济发展提供基础供给保障和资源安全保障。

其次,能源是扩大内需的重要领域。 能源产业链长、覆盖经济领域多,能有效拉动投资、扩大内需。

第三,能源是经济“转型”新动能的关键之一。 能源是新模式、新业态的载体。 清洁低碳能源发展引领经济社会绿色转型,数字化生产要素融合共同引领经济转型,为经济升级提供新动力。

第四,能源是畅通流通的基本动力之一。 能源与各个经济部门和地区有着广泛的联系。 是协调中央与地方关系的治理权之一。 通过创建全国能源市场,实现能源资源与农业、制造业、服务业等的协调。

第五,能源是国际竞争与合作的重要舞台。 随着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不断上升,能源成为大国地缘政治博弈、“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应对气候变化全球合作的重要战略工具。 它是参与重塑全球治理秩序的重要领域。

六是能源是推动绿色转型的主战场。 “双碳”目标下的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对能源安全、清洁、经济提出了进一步提高的要求。 能源电力行业是推动绿色转型的主战场和主力军,是创新要素、新模式、新业态的重要载体。 经济社会全面绿色低碳转型孕育重大发展机遇和空间。

(四)电力企业“六位一体”高质量发展战略路径优化理论与评价体系

基于全球能源治理新形势和电力对行业和全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驱动作用更加重要,电力企业高质量发展必须立足自身实力、精益求精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成为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履行政治经济责任、全面融入国家重大战略的中坚力量。因此,从评价方法来看,应立足于“服务国家整体发展——引领行业转型发展——实现企业发展”三个层面,从企业角度跨国经营六大方面研究确定的具体评价指标如表2所示。

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

能源治理最核心的问题_能源治理_能源治理最大的挑战/